我为奇葩而生

恭喜恭喜 真的恭喜


我真实流泪


前几天还在讨论什么时候结婚


结果今天起来孩子都有了


恭喜



屏蔽tag后神清气爽






求某些写西甲同人的太太




你带宽带我k没问题




又不是校园au




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学长的叫




笑掉大牙了




不知道梗别瞎jb用行么




还有




水爷和主席都不是那样的性格




以及




对话软件写动作真的很尴尬




最后




我真的不吃CM和皮水还有猴宽以及宽歪


甚至恶心透顶




谁跟我安利我跟谁急的那种

佛系看球


不怕不怕


不撕逼不撕逼


不想分析战术


不想不想


以及


在老K不知道退出国家队多少天之后


每日想他一次


我爱德国队(苦笑)


那啥 我问个事啊


我那篇喂鸡土味文


喂鸡熟起来以后你们想让米花和小魏哥互叫对方啥呢


我挠破头皮也想不出来


还有下一章更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毕竟我是高三跳水作者⋯⋯

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大啊


我只是一个文笔渣 存在感极低的高三跳水作者


最大的愿望是能日到米老头(雾)


顺便说一句别看我喂鸡写的欢但我还有一篇bk没肝完等我有灵感了再说吧(小声bb)


发出想写豆腐丝先婚后爱au的声音


(但我是个高三跳水作者啊⋯⋯)

【喂鸡】看心机长工如何攻陷地主家的傻儿子(上)

写着写着成了老长一篇


土味短篇!!!!! 后面开车的时候用词可能会更加ennnnn⋯⋯


看心机长工小魏哥如何攻陷地主家的傻儿几鸡哥


上篇主要先交代一下背景及小魏哥出场


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是正文分界线---------------------


话说这慕尼黑城外啊有个拜仁村,说不上是多富庶的地方,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不过和平年代到底还是能自给自足,日子都过得不错。

 

村里有门富户,当家的姓科。

 

这科瓦奇论根里讲起来啊,还不是拜仁村人。科瓦奇爹娘死的早,十六七岁就从个叫克罗地亚的小村子出来到拜仁村给人扛活,可那时候外面打仗打的天昏地暗的,城里管税的恨不得几天一换,今天说好的这个月收三斗麦子明天又成了五斗,眼看着一天天水涨船高,还必须得交,谁敢提意见马上枪毙。时间长了,弄得民不聊生的,东家自己都剩不下多少,长工们还能拿点什么?每天饿着个肚子去地里干活,地刨不了几下就眼前发黑。勉强撑到了年根里,跟东家请了辞就回了自己那个小村子。

 

这时战火也烧到了克罗地亚,科瓦奇就被一群兵拉去搬尸体。结果一天夜里搬尸体的时候,一具难民的尸体,看着早就皮包骨头了,扛起来还是死沉死沉的。人本来就饿的没力气,又被拉来干这种脏活,不干就枪毙,再加上这具尸体又沉得像块大石头,科瓦奇心里上来一股火,一下把尸体掼在了地上,却听见了清脆的响声。科瓦奇心下好奇,就借着月光打量这具尸体:这人早就瘦的不成样了,正直寒冬腊月,这人身上穿的棉裤棉袄也早就脏兮兮的,还破了几处,里面的棉花套子都翻了出来。可就这腰带,赃是脏了点,却完好无损,而且比一般腰带宽了不少。别的尸体上腰带不是破破烂烂,就是早没有了腰带,为了防止裤子掉,找根麻绳凑活系着。科瓦奇就用手戳了戳腰带,硬邦邦的,扯下来一看,嚯!腰带内里密密麻麻的用线缝着银元和金条。估计这人逃难之前可能是个地主老财,带着家产跑出来逃难等着打完仗,没成想自己被流弹打死在这里。科瓦奇忙先往四周看看,看那群兵爷还在指挥别的人搬尸体,三下五除二把腰带扯下来系到了自己的腰上,刚想接着搬尸体,那边枪声就响了起来,吓的大家都抱头鼠窜,科瓦奇也趁着夜色,跑出了克罗地亚村。

 

带着这一腰带银元金条,科瓦奇流浪到来年开春传来打胜仗的消息。科瓦奇心里一算计,自己也到了该成家立业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去了拜仁村,他原来给扛活的那户人家早已出去逃难,房子也成了废墟。科瓦奇就拿着那些银元置办了几十亩地,垒起了屋子,聘起了长工,还给自己取了个水灵灵的媳妇,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大儿子名叫里贝里,小儿子叫基米希。可惜的是她生下基米希后月子里染了伤寒,还没出月子就死了。可怜小儿子还没吃他娘的几口奶就成了没娘的孩子。好在科瓦奇雇了个奶妈来照看基米希,基米希还是白白胖胖的长大了。而且科瓦奇自己当过长工,知道有的东家对长工苛刻,于是对那些肯下力干活的长工特别好。一来二去,名声传了出去,都说拜仁村的科东家好,慢慢的,科家竟成了远近闻名的富户。科瓦奇也在城里开了当铺的生意,结果大儿子里贝里帮忙照看生意的时候,一来二去跟对面罗家米铺的闺女看对了眼,娶进了家门,生了个大胖孙子叫阿拉巴。就是这阿拉巴生下来有点黑,据村里的老人说应该是儿媳妇怀着的时候看见了打铁的,这打铁的火星就都落到孙子身上了。

 

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科瓦奇现在每天提着旱烟锅,度着方步去田头看着长工干活,美滋滋地抽着旱烟,眼看着就该到享天伦之乐的时候了,可他最担心的还是小儿子基米希。

 

基米希没什么大毛病,吃喝嫖赌抽一样不沾,却唯独喜欢逗蛐蛐儿,入迷了经常待在城里的蛐蛐馆里一晚上都不回来。大哥大嫂轮番劝也不管用,最后还是老爹气的敲断了一柄旱烟锅才作罢。不过家里人都明白,基米希还是会偷偷的跑去蛐蛐馆,但因为他是最小的,还没满月就没了娘,大家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去了。

 

可老科头还是担心啊,斗蛐蛐虽说跟吃喝嫖赌抽比根本就不算啥,可时间长了再怕小儿子彻夜不归,到时候劝他可就不好劝了啊。最好的办法是给他娶个媳妇,再生个胖小子,有了家,就不怕栓不住他了。

 

其实照科家这个家世背景,媒人该踏破门槛才是。可从来没人主动提起过这事,都是科瓦奇求媒人打听,次次碰见了都说“找着呢”,可最后几乎都没了音讯。科瓦奇也打心眼里明白是为什么。

 

原来啊,当年在蛐蛐馆里来了个外地人卖蛐蛐,带了个叫“花莲青”的名品种,黑底青花,漂亮极了,张口就要价十块大洋。蛐蛐馆里的客人一听,都摆摆手摇摇头。结果基米希听说了,马上掏钱买了下来,拿蟹黄伴着栗子粉喂它。一开始,这头蛐蛐果然神勇无比,在蛐蛐馆里百战百胜,基米希也更宝贵这头蛐蛐。哪成想,几个月后这头蛐蛐越来越弱,基米希再好吃好喝的伺候也不见好转,最终在一天早上叫声越来越弱,最后死了个透彻。委屈的基米希嚎啕大哭,哭声越过科家高大的院墙,恨不得传了好几里地,一时间拜仁村和慕尼黑城都知道了这件事。人们虽然明面上不说啥,暗地里还是嘲讽科家小儿子,说为了个蛐蛐哭的死去活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话传到老科头耳朵里,觉得自己家跌了份,加上小儿子在蛐蛐馆里彻夜不归不听众人劝,气的科瓦奇折了柄旱烟锅。结果隔墙有耳,这事又给好事的听见了,暗地里说嫁到科家有什么好处?上有哥哥嫂子,还有个脾气那么爆的公公,自己的当家的别看面相凶,但是个为了蛐蛐哭的傻瓜,再说了和平年月,只要不吃喝嫖赌抽把家产败光了要卖女儿,谁把自己家闺女往那种火坑里推?人们一听,想想也在理,一来二去,更没人去科家说媒了。

 

结果现在弄得科瓦奇每天去田头看长工们干活、去城里看自己的孙子阿拉巴,心里总是有块疙瘩解不开。长工们看着东家这个样,也不敢多说话,只是低下头默默干活。不过最近有件喜事,村头一户人家的当家的吸大烟把家吸败了,变卖家产把几亩好田卖给了科瓦奇,科瓦奇就招呼着专门照看马的长工穆勒去帮忙招个长工。这穆勒别看平常嘻嘻哈哈没正形,干起活办起事来可是毫不含糊,没几天就给科瓦奇找到了个长工,领到了科瓦奇面前。

 

“东家,这是多特蒙德村来的魏格尔,您看看成不成?”

 

科瓦奇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伙子,不至于一身腱子肉,可到还不至于弱不禁风,看起来也像个能干的,看神态也不像抽大烟的,便口头问了问有没有吃喝嫖赌的习惯,在得到了否定回答后科瓦奇满意的点了点头,叫管家拉姆拿了个契约来,讲好了相关条件后就让魏格尔在契约上签字画押了。拉姆看了魏格尔的字,顺口问了句“念过书?” “嗯,念过,后来爹娘死了没人供我念了就再没去。”科瓦奇一听心中暗喜,以后这人可以培养一下去帮大儿子管账,这样省的拉姆城里村里两边跑。

 

“行,你就搬去马号和穆勒一起睡吧,每天摇铃就按时出工⋯⋯穆勒啊 你去村西边克木匠那里让他明天过来把炕加长加宽点 今晚你就先和小魏挤挤吧”

 

穆勒点了点头就往外走,魏格尔也往外走,结果魏格尔迎面装上了忙着往院子里跑去喂蛐蛐的基米希,魏格尔低头只看见一颗棕色的脑袋,脑袋的主人还在用手揉着额头。

 

基米希也一抬头,刚想大声问谁不长眼,结果抬头就看到了一双棕色的瞳孔,而魏格尔也陷入了一汪绿色的湖水中。

 

魏格尔当下心里就扑通扑通的乱跳,这个人真的比外面那些大姑娘小媳妇都好看,眼睛绿绿的像湖水,魏格尔觉得自己快淹死在里面了。

 

看着两人就这样对看,穆勒尴尬的咳了一声,“魏格尔,这是二少东家。”魏格尔回过了神,忙向后倒退半步,微微向下欠了欠身子,恭敬地喊了句“少东家”。基米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科瓦奇见状,把旱烟锅往桌子上一磕,“你看看你,着急忙慌得往哪儿去!怎么那么宝贵那几只蛐蛐!”

 

基米希自知理亏,红着耳根跑去了后院。

 

魏格尔看着基米希跑远的背影,心想要是是个黄花大闺女的话怎么着也得娶进门。又转念一想自己就是个长工人家是富户,即使是个黄花大闺女也轮不到自己,于是就和穆勒一起去了马号安置。

 

当天晚上魏格尔就感受到了穆勒是多可怕,真的有人嘴碎到连谁家老母鸡下了几个蛋这种事都跟你讲。魏格尔只当哄睡,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基米希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想想今天看到的那个新来的长工,好像听见穆勒叫他魏格尔?这名字真好听,又想着那双眼睛,基米希不知道为什么浑身燥热,却也是慢慢的睡着了。睡梦里他梦见魏格尔牵着自己的手在村里的路上走,一边走一边给他唱信天游,听的基米希心里暖乎乎的。一曲罢了,他扭头看着魏格尔,魏格尔也看着他,还问他唱的歌好不好听,自己忙点头说过好听。结果两人就这样看着,魏格尔一下子就把自己扛了起来走进了一旁的高粱地,压在了他的身上⋯⋯

 

基米希一下被惊醒了,窗外早已是清晨,基米希用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却觉得裤裆里一片湿润,还粘糊糊的,而且自己那里还竖了起来,基米希忙跑去茅房收拾干净。回来接着躲在被窝里,想想自己怎么能喜欢一个大男人呢?就又落了泪,捂着被子哭的一抽一抽的。


---------------TBC-----------------

第一次写土味文


不知道怎么样


今天下午就开学的我尽量把中篇肝出来


下一章小魏哥就要开始攻略地主家的傻儿几了



国庆节就打算写喂鸡了

被首页的磁鸡 布鸡 鸡兔同笼弄得怕怕的我

土味短篇 大概一发完 可能会开车(bushi)

心机长工x外表凶巴巴实则傻fufu的地主儿子

今天下午就肝出来

讲真 你们国庆想看哪个cp的土味短篇 突然想写  欢迎提供梗 不过我真的很想写喂鸡的 地主家心机长工x地主家表面凶巴巴的傻儿子的梗 总之最后就是被心机长工吃干抹净了的梗

hello 这里菠菜/小仙女/水饺/包子


dfb四年铁粉


一日德意志 终生黑红金🇩🇪🇩🇪🇩🇪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人蜜


实力克吹 专业克吹


米老头是一切


喜好cp很多


德足


ktk/新默/胡花/猪波/金红/狮糯/喂鸡/磁迈/脸鱼/豆腐丝/穆拉/戈穆/希拉/bk


西甲


卡配罗(时泪)/水托/哈内(实在不知道该把这对归到哪里 都在西甲待过就那么写吧)/皮法/万笛/狮花/哈白/罗戴厄(非本命 但能接受)


意甲(基本都是上古cp)


nt/舍卡/ms/bp




还是漫威铁粉一枚


贾尼/贱虫/盾冬/科学组/锤基/


漫威溜我千百遍 我待漫威如初恋😭😭😭




天雷❌❌❌


宽歪(吃友情向)


水花(吃水花不可能的 这辈子不可能的)


猴宽


皮水


CM




(cp墙头太多一时半想不起来 想起来会再补充的)






高三了没法勤更文了


高考后大概会来几个大长篇


其实我还有一篇bk没写完(小声bb)




北外是一切 加油↖(^ω^)↗